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最新资讯 >> 媒体聚焦

天保20年:青山绿水谱写海南热带雨林新篇章

时间:2018-5-10 13:0:6 信息来源:国家林业局 阅读:248 次

  新华网北京5月9日电(郭香玉) 海南岛四面环海,是亚洲热带北缘的一个大海岛,是我国第二大岛,也是我国面积最大与最典型的湿热带地区。
  建国初期,海南岛拥有天然林1800万亩。1958年,为满足国家建设对木材的需求,海南相继建立16个森工采伐企业,为国家建设输送了大批优质木材。至1979年,天然林面积锐减至570万亩,导致水土流失加剧,生态平衡失调。
  1988年,海南省建立。1993年,海南省人大颁布了《海南省森林保护管理条例》,海南省政府决定从1994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天然林采伐,11个森工林区实施森工转产。
  1999年2月,海南省人大通过《关于建设生态省的决定》,在全国率先提出建设生态省,把建设“生态省”计划作为可持续发展的战略决策。
  海南黎母山林场、毛瑞林场属热带雨林,是海南天然林保护的缩影。如何还海南青山绿水,如何保护好热带雨林,如何打造“美丽林场”,是值得海南深加思索的问题。
  “绿水青山就是我们的靠山”
  1998年,国家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在海南正式启动,全省4个林区、7个森工林场,共计面积688.5万亩,被纳入了全国重点国有林区天然林保护工程实施范围。
  记者了解到,海南省有许多珍贵的热带雨林材,比如沉香、黄花梨、檀香木等,价值不菲;野生动物猴子、穿山甲、水鹿等,都是国家保护动物,时有偷猎者猎取。此外,实施天保之前,周边村民总想多占一些山地,以种植些经济作物卖钱。所以,就在自家地的边缘,偷偷砍一些树,砍完树的地方,想据其所有。这样一来,国家的树木受到了损坏。
  “黎母山林场特色乡土树种有沉香、坡垒、母生等,通过管护,百姓觉得砍伐是违法之事,渐渐的保护意识增强了,就不再砍伐了。”海南省黎母山林场副书记吴军说。
  海南省黎母山林场位于海南省中部,地跨琼中、白沙、儋州等3个市县,如今,天保工程管护责任面积51. 53 万亩,山上种植有槟榔、荔枝、橄榄等经济作物。
  黎母山林场场长方燕山说,“护林员人均管护面积4000亩左右,都跟一线护林员签订森林管护(承包)协议书,实行三级负责制。”
  据介绍,海南省现有热带天然林面积989万亩,主要集中在海南岛的中部,涵养全岛水土,维持全岛生态平衡。
  “海南常年四季如春,绿水青山就是我们的靠山。”吴军介绍, 2002年建立黎母山国家森林公园,游客每年3万人次,票价20元,虽然不高,但也是森林旅游的一部分收入,可以贴补林场职工。
  截至2018年3月,黎母山在岗在册职工(145人)年工资总额7480512元,年平均工资51589元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比1998年增长2686%,涨幅26倍。
  护林员心声:平安出去,平安回来
  作为热带雨林地区护林员,一年到头,早出晚归,守护着这一座座大山。用黎母山佛母岭管护分站54岁的护林员何文希的话说,每天最幸福的事,就是“看护着这方圆几万亩的地盘,平安出去,平安回来。”
  简简单单一句话,道出了多少护林员心声。在巡山的孤苦中寻乐,并没有多么远大的愿望,不求生活大富大贵,只愿在自己负责的地盘,把这片大林子看管好,对得起国家给他们发的那份工资。
 


黎母山佛母岭管护分站护林员们正准备骑摩托车出发巡山。 新华网 郭香玉摄

 
  护林员,是一个看起来轻松、惬意的工作,每日远离尘世烦扰,爬爬山、走走看看,满山绿色尽收眼底,还可以天天吸收很高的负氧离子,在城市里算得上奢侈的生活。然而,这只是表象,对护林员而言,绝不是那样轻松。
  “在山上常常遇到蛇,有马蜂追。有一次遇到马蜂,在林子里追着我咬,咬得我满脸是包。”黎母山管点理分站护林员陆忠荣回忆起当时的一幕说。陆忠荣今年51岁,在管护站里算是年龄比较大的。
  今年50岁的韦宝权,也是此站的护林员。做护林员之前,是采伐工。他身背绿色小水壶,水壶能装一斤左右的开水,手里拿着小砍刀,看样子是要准备出发了。
  韦宝权说,手里的小砍刀不仅仅是为自己爬山砍出条小路,关键时刻还可以防身。他所讲的防身,不是别的,而是在林子里若遇到野猪等猛兽,可以用来吓唬一下。
  那样小的水壶,一天的用水怎能保证?喝完了怎么办?他说,那就喝沟里的水。沟里的水?难道不会有污染或者有细菌之类的微生物吗?他说,水是干净的,习惯了。
  开始还略显有些紧张的他,慢慢地也就打开了话匣子,还翻开手机里存的他与各站同事的合影给记者看。一边翻,一边讲着照片里的某某人是哪个防火办的,或管护检查的。边说边露出了幸福的笑容。在看他来,这份工作是多么的荣光,多么幸福。
  “我们一个月干23天,有轮休。四个人一组,巡山时三个人一起,另一个人休息。大家在林子里结伴而行,也是为了安全起见。每个护林员要管护四千亩左右的山林,遇到下雨的时候,因山路滑,将利用这个时间,到村民家里给他们发发宣传单,讲讲保护森林的道理。”韦宝权说。
 


海南黎母山林场护林员韦宝权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

 
  韦宝权还讲到做护林员曾经的苦处。他说,不让附近村民砍伐,不让他们带火到林子附近,村民不服气,以前连菜都不卖给他,还很生气地瞪着他,那时心里也有说不出的委屈。多年来管护、宣讲,村民也都理解了。
  护林员的日子是苦的,尤其在饮食方面。上午八点出去,下午四点左右回返,午餐怎么办?黎母山佛母岭管理分站的护林员何文希说,“中午背着干粮出去,带点方便面、馒头、八宝粥、火腿肠之类的食物。”何文希今年54岁,自从天保成立,当了20年的护林员,管护着4326亩的山林,体力也不输年轻人。
  “方便面?有开水煮吗?林子里不是不能烧火吗?”记者对何文希说的方便面反问道。
  “哪能生火,是干吃。”何文希说,“每天都是这样,常年累月,护林员都有胃病。还有,你看我这腿上,有风湿、关节炎,还有骑磨托车摔的痕迹。”何文希说着便顺手卷起了裤角。他所期待的幸福,就是“平安出去,平安回来”。
  在毛瑞林场牙日管护站,一是经济作物并不是很多,二是由于地势、海拔等各种缘故,槟榔、芒果、龙眼、荔枝等并不怎么结果子,这一方面的经济收入,就会少很多。
  毛瑞林场牙日管护站副站长黄开忠说,他们也是骑摩托车出行,但要自己出钱去买,每辆在七八千元,骑几年没问题。有时候,为了防止村民砍伐林子里的珍贵木材,巡山回不了站里,就在林子附近搭个帐蓬休息;为了防止蛇爬到帐篷里,就在周围撒上硫磺。“作为护林员,既然领了这份工钱,就要对得起它,再苦也要尽责。”黄开忠说,
  记者了解到,毛瑞林场鼓励管护站养蜂、养猪,所得收入归管护站所有,每年能多几万元收入,对于月均收入在3000元左右的护林员来说,也算是额外的生活补贴。
  护林员饮食吃不好会得胃病,山路不好走会被摔,林子里潮湿、再加上蚂蟥对身体的攻击,以及面临蛇咬的危险等等,日子过得十分艰难。尤其在夏天,林子里虫子更多。林子就是他们的家,树木就是他们的伙伴。每个护林员管护四千亩左右的林子,只能骑摩托车去巡山,每天骑几十公里的山路,尽管个个也练成了摩托车好手,还常常有被摔的危险。
  然而,正是因为有这些护林员每日巡山,才容易发现更多森林里的情况,比如滥砍滥伐、偷盗、森林虫病、火险火情等。看似小小的工作岗位,却起着了不起的作用。天保二十年来的成就,有他们所付出的辛苦。
  毛瑞不负“美丽林场”称号
  毛瑞林场建立于1958年,林区总人口312人,于海南省保亭县和五指山市境内,经营管理面积42.10万亩。2017年,全省国有林场改革,“国营海南省毛瑞林场”正式更名为“海南省毛瑞林场”。
  海南毛瑞林场,有石有竹,有花有池,别具一格。这里的一草一木,都那样可人,用最动人的姿态静静地抒写着草木人生。进入林场第一感觉,清新舒爽,仿佛在花园漫步,陶醉其中。
  花园式林场,在全国林业而言,难得一见。记者饶有兴趣地与毛瑞林场场长陈泽锋交谈得知,他原本就是某林场负责人,去年国家实施林场改革,自己放弃去市林业局工作的机会,来到了毛瑞林场。作为一场之长,当时看着满场乱糟糟一片,心有不宁,于是,决定和职工们一起修建起了花园式林场。
 


海南毛瑞林场职工抬石修建花园式林场

 
  林场绿化规划、改建、买苗、搬石、挖池等等,一年下来,近四十亩的黄土披上了绿装。陈泽锋指着场里的一个水池说,这个水池约两百平方米,不算大,但这里所用的石头,全是大家手工从山上搬来的,有的大石头足足几百斤,从山上搬下来的石头共超过一千吨。水池对面有一片漂亮的荔枝园,计划用石头在其中铺设栈道。为什么搬石?主要由于绿化栽花种树之地全是风化石,旱来硬如磐石,雨来积水不渗,要大量回填土才能保证花木成活。另外,也是为节约资金。
 


海南省毛瑞林场办公楼前刻着“加强生态文明建设”字样。 新华网 郭香玉 摄

 
  陈泽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为什么能有此大胆又独特的想法?在林场大楼里,看那些匾额的上字便知晓:“牢记使命”“加强生态文明建设”。那是陈泽锋亲笔书写。
  陈泽锋吃住都是在场里,带着职工一起干。他说自己不能离开,他走了,怕职工提不起精神干活,所以必须日日留在场里。
  每当夜幕降临,他便静守着青山绿水,听池中蛙声,偶有绵绵雨滴声相伴。写写毛笔字、习读几本喜欢的书籍,心情舒爽。
  毛瑞林场有鱼塘三处,共三十多亩水面,养鱼但不喂食,有天然的食物供其生存。这里的热带雨林植物繁多,有坡垒、子京、青皮、母生、陆均松、苦梓等 ,动物有猴子、穿山甲、野猪、水鹿、眼镜蛇、金环、银环蛇等。
  陈泽锋说,目前毛瑞林场还没有开放森林旅游,林场将规划出三万亩山地,打造成花园式林区,发展森林旅游,让游客在此身心愉悦地游玩。
  从1994年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后,毛瑞林场断绝了经济来源,职工工资发不出,很多职工都跑出去自己谋生。1998年国家开展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试点,给毛瑞林场带来了生机。近年来,主要靠财政补贴和银行贷款进行项目建设,林场种植槟榔、荔枝、橄榄、青麻竹等经济作物,为林场的发展打下基础。
  2013年,毛瑞林场技术苏文吭研发出了把手机定位用于森林管护,他说,为了研发这套系统,专门成立了一个5人的技术小组,经过几个月时间,把关于林场所有繁杂的天保数据输入到该系统,反复试验后,可以实时呈现林区情况。
  这套系统叫“奥维互动地图”,相当于天保的监控系统,究竟做什么用?苏文吭说:“一是可以清晰的看到林区哪些是天然林,哪些是人工林;二是可以看到森林某个位置有什么情况,比如火情、偷盗等;三是可以即时观察护林员的情况,以免联系不到,或出现突发情况等。”目前,该系统在海南省林区已普及,苏文吭也因研发获得多个奖项。
  去年,海南省提出了“美丽林场”建设的口号,让许多林场都想争优。4月下旬,就在记者采访完准备离开的那一刻,海南省林业厅机关党委领导到毛瑞林场,给林场带来了一个意外的好消息:海南毛瑞林场被评为2018年全国林业系统先进单位。
  面对荣誉,陈泽锋微微一笑,说:“这一切都是我们份内该做的。”
 


海南毛瑞林场一隅

 
 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天保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介绍,截至2018年,海南省天保工程共投入资金170091万元(含两年试点中央资金5869万元、省配套资金7300万元),其中,中央财政投入78962万元,占46.42%,省财政投入91129万元,占53.58%。
  海南省林业厅有关负责人表示,海南省天保工程区内林地面积从2000年的591.16万亩增加到2018年的683.79万亩,森林覆盖率从2000年的87.38%增加到2018年的98.16%,森林蓄积量从2000年的4458万立方米增加到2018年的7090.4万立方米。
  “天保人”二十年的共同努力,还海南一片青山绿水,造福一方百姓,为建设国际旅游岛提供了生态保障。